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灯箱广告 >

董冬冬无奈坐在沙发上叹气说

  两名盲人按摩师在居民楼租房开店,小区物业要收取普通居民3倍的物业费用,并要求不得竖灯箱、张贴标识。

  昨日,在西安城北凤城九路与明光路交界处的文景小区,盲人董冬冬在别人的搀扶下,来到他租用的16号楼504房间。

  30岁的董冬冬对华商报记者说,他是盲人,十几年前,他学习了盲人按摩,跟着别人到处打工,每月能赚到一千元至两千元左右,十几年下来积攒了一点钱。2016年12月1日,他跟盲人朱艳琴合伙租下这套居住房。房租每月1500元,一年一次付款,水电暖及其他物业费用自己承担,租期3年。

  由于是租住小区居住房,他们花了几千元在楼下做了一下灯箱广告,才竖起两天就被物业及辖区派出所制止,只好把灯箱拆除了。随后,他们在居住的房子玻璃上贴一些“按摩”的字样,小区物业称这影响小区整体美观,又被制止了。

  董冬冬无奈坐在沙发上叹气说,这样躲在房子里,盲人又变成了“聋子”了。盲人按摩室外界无人知道,生意非常冷清。

  昨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该盲人按摩室,三室一厅的房子,主卧有两张按摩床、次卧有一张按摩床,客卧是董冬冬居住的地方。朱艳琴只能居住在按摩床上。

  朱艳琴说,他们租这个房子的时候是空的,置办这些用品,花了5万元左右。由于他们两人都是盲人,看不到东西,他们还专门花3000元请来一名工作人员,这样一来,每月支出需要6000元。而他们每月仅接几十人次的按摩,以办卡每次50元,不办卡每次70元计算,收入根本无法满足支出。

  朱艳琴说,前几年打工赚的钱,现在全部投入进来了,本以为不向他人伸手乞讨,依靠自己的双手,靠劳动致富。没想到不但没有致富,还把自己的钱全赔进去了。

上一篇:酒后餐厅楼梯跌落摔倒身亡 酒家赔偿死者家属 下一篇:对7个商家做出了罚款处理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