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广告投放 >

他可以回答尺寸及其它一切问题

  按照eMarketer的说法,我们不再依赖横幅广告,有五分之一的用户在浏览器内使用了广告屏蔽工具。所谓的“原生广告”(native advertising,又叫浸入式广告)网络并没有像预料的一样崛起,在这一网络中,广告可以像社论一样呈现。去年斯坦福公布一份报告,它得出一个结论:相比标准线上广告,原生广告的效果并没有好多少。

  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高级讲师Lisa Du-Lieu解释说:“消费者擅长过滤信息,如果你不能在最初的几秒夺走他们的注意力,就会错过他们。”

  正因如此,品牌才会将目光转向那些消费者愿意关注的平台和格式。独立广告专家James Whatley曾在广告巨头Ogilvy工作过,他说:“广告是跟着眼球跑的。”

  然而现在最有吸引力的平台有许多是没有广告的,比如WhatsApp、Alexa。当广告入侵一些未受污染的圣地,就会引起担忧。话虽如此,通过这种方法,你可以进入新领地。请做好准备,迎接新的广告攻势吧。

  在2019年的Ogilvy报告中,我们似乎看到一个趋势:很快智能音箱就会成为新广告平台。

  虽然智能音箱有这样那样的功能,不过大多人只是用它听听数字音频。Whatley解释说:“我们可以通过智能音箱发送本地广告,这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,对于广告主来说非常有吸引力,因为它们能通过被忘却的渠道发送个体化、本地化、高关联广告。”

  穿过设备,交叉检查IP地址、搜索历史,以及设备位置,广告商可以在普通数字音频内容中插入高度本地化的广告内容。你在本地Tesco店铺是不是订了许多饼干?当你听音乐时,会听到广告,能帮你省钱。

  品牌已经与Snapchat合作,制作定制品牌滤镜,它们相当于AR插件,可以将你的图像变成一条狗,2019年这种技术会进一步流行。

  有了新技术的支持,广告可以与原本难以接触的人接触。Du-Lieu说:“千禧一代总喜欢古怪的东西,Snapchat过滤器只是一种信息传递方式,它创造所谓的PBA:积极品牌联想。”这种广告还很便宜。

  新广告吸收了社交网络的一些社交元素。当你与朋友分享AR广告时,就是在帮品牌宣传。Du-Lieu说:“当用户在感知和情感层面与产品建立联系,通过所想与所感联系,效果就能走出网络。”换言之:如果想让某些东西变成病毒,就应该让它变得有趣。

  引诱用户选择一件商品而不是另一件(往往通过潜意识完成),这就是广告传播的主要方法。Pulsar专家Jay Owens说,广告就是要改变人们的决策架构,为人们提供选择。

  我们花了许多钱购物,亚马逊是主要的渠道之一,它是半隐形广告专家。Piper Jaffray分析师估计,2021年之前,亚马逊的广告业务将会超过强大的网络托管业务,行业管它叫“赞助技术”“品牌解决方案”,用户却将它叫作“鬼鬼祟祟的广告”。

  形式可能是这样的:当你向Alexa提问,如何才能清除衣服上的污渍,它可能会推荐一款商品,当你向Alexa下命令,让它预订新洗衣液时,它可能会将某个品牌的商品放进购物车。

  听起来有点反乌托邦色彩?不过这样的世界已经来临。亚马逊已经偷偷将广告放进产品列表,文字很小,你甚至都不会注意。

  朋友晚上参加聚会时拍了截图或者视频,发在Instagram或者Snapchat Story,当你浏览时你会看到一些广告。

  Story是视频片段,它已经成为社交媒体的主要沟通方式之一,从Instagram到Snapchat再到YouTube,几乎每一个平台都接受这样的新格式。2018年,扎克伯格曾说Instagram用户所花的时间有40%都消耗在Story上,照此下去,到了今年一季度,花在Story的时间将会超过Instagram Main Feed。

  在Story内,用户发布的内容比较潦草,但是品牌内容却是精心制作的,它借助了全屏优势。在Facebook消息墙或者Instagram Main Feed中,公众会发布消息,这些消息有缺点,而广告商通过Story广告避开了这一缺点:负面评论会直接进入品牌的收件箱,不会被每一个人都看到。

  刺激因素:这个市场可能很大,当你躺在床上,查看朋友发布的Story时,可能突然会跳出汽车保险广告。

  在社交网络上,Story突然流行起来,就在此时,另一种格式也出乎意外流行起来。WhatsApp告诉大家说,它的状态更新每日有用户4.5亿,比Instagram Stories用户还要多。

  去年WhatsApp联合创始人Jan Koum离开Facebook,据说与Facebook在平台内植入广告有关。Facebook做出决定,将WhatsApp与Facebook自己的产品整合,添加广告,这一做法可能会引起反感。用户可能会追随Jan Koum的脚步离开。

  将所有社交网络放在Facebook保护伞下,这样就为广告主打开了机会之门,Whatley相信这扇门很快会打开。Whatley说:“我完全相信,很快广告主就能按下一个按钮,然后同样的广告会出现在Facebook Stories、Messenger Stories、WhatsApp状态更新内,瞬间就可以显示。”用户会高兴吗?那可是个问题。

  刺激因素:预计将会出现一大批人,讨论加入Signal,它是Facebook的无广告记者平台。

  谷歌推出的最新广告产品叫AdLingo,它将聊天机器人与标准点击广告融合,按照谷歌自己的说法,就是可以与个人会话助手实时连接的广告。

  广告聊天机器人可以参与对话,根据你告知的内容提出特定问题。例如,如果嵌入到汽车公司的展示广告,它会问你是不是想开着汽车上下班,或者跨国旅游,或者偶尔开着汽车去见医生,然后它会根据你的特定要求推荐汽车类型。如果你对聊天机器人的销售建议感到满意,不必离开页面,你可以直接点击广告购买。

  这门技术能否改变我们的营销广告呢?Jay Owens认为具体还要看部署情况。她说:“如果与真人聊天,他可以回答尺寸及其它一切问题,这种能力相当实用。至于聊天机器人,我不相信它能做到。”

  刺激因素:市场非常大,如果广告聊天AI机器人能够继续进化,达到客户支持机器人的水平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标签:广告 亚马逊 智能音箱 广告主 网络 社交网络 吸引力 本地化 原生广告 数字音频 格式 浏览器 潜意识 巨头 斯坦福 社论 音频 蛋糕 架构 圣地

  解码央视“714高炮”:借7千还50万,“明知是桩非法的买卖” 直击315

上一篇:并遵循金融广告管理法规的要求 下一篇:广告是移动应用与游戏创收的一种方式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