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广告创意 >

他后来还利用国人抵制日货的心理生产了“龙虎

  [摘要]为了推销药品,黄楚九在《申报》、《新闻报》上大做广告,并且制作了巨幅广告灯在上海滩夜夜闪烁,据称广告费高到药品价格的三成。著名报人包天笑特别讽刺这种艾罗补脑汁,说这药卖十块,成本只有一块,这一块钱还包括七毛钱广告、两毛钱装修,只有一毛钱的成本。

  [摘要]为了推销药品,黄楚九在《申报》、《新闻报》上大做广告,并且制作了巨幅广告灯在上海滩夜夜闪烁,据称广告费高到药品价格的三成。

  当时有个叫孙镜湖的人,曾当过一名小官,后来突发奇想,在上海成立了一家京都同德堂的药铺。这家药铺唯一的产品就是燕窝糖精。

  孙镜湖为了推销药品,开创了在报纸上登广告的先河,而且是大登特登,吹嘘糖精如何从燕窝中提炼,滋养效力如何有效,“不数月而获利三倍”。

  为了使广告有奇效,孙镜湖聘用了很多写手为他写广告软文,其中不乏一时名士。晚清资深报人沈毓桂活了100岁,曾是《万国公报》的编辑。当孙镜湖找到他写医药广告软文时,沈老已经九十岁,依然昧着良心提笔写了一篇作文。

  这篇文章说,他曾得到朋友馈赠的燕窝糖精,“服之精神为之一振”,并说这种药“取地道燕窝,以机器去其毛疵,以化学撷其精华,调以真味,制成糖精,功效非常,能开胃健脾,填精补髓,生津液,美容颜,随时酌服,立见应验”。

  最后,沈老现身说法,称自己“敢比冯唐,每以鬻文卖字为活,寒暑无间,著作日富,精神日惫,然犹耳目聪明,手足便捷,实由日服糖精之效”。

  而大学者俞樾(俞平伯之曾祖父、章太炎的老师)则给孙镜湖写了一封感谢信,说他在戊戌那年,有个叫徐蔚卿的朋友送了他一盒燕窝糖精,“服之果获奇效”,如今他年逾八旬,还能在灯下写小楷,全赖此药神力。

  另一个上海医药大鳄黄楚九早年曾学中医,是大思想家黄宗羲的后代。他十六岁时还是在上海城隍庙门口摆药摊的,后来开了一家药房,利用中国人崇洋心理,用一张犹太人画像做标志,起名“艾罗”,研制了“艾罗补脑汁”。

  黄楚九造的药,听名字都吓死人,个个都有神效。他后来还利用国人抵制日货的心理生产了“龙虎人丹”,对抗日本的“仁丹”,发了一笔横财;后来又推出一种“百龄机”(人造血一类),看名字就知道是个大忽悠。

  为了推销药品,黄楚九在《申报》、《新闻报》上大做广告,并且制作了巨幅广告灯在上海滩夜夜闪烁,据称广告费高到药品价格的三成。

  大作家吴趼人——对,就是那个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的作者——为“艾罗补脑汁”写了一篇《还我灵魂记》。吴趼人称他患精神衰弱,服此药后,“果幸克奏奇效”。吴大作家将此文以及自己的近照寄给黄楚九,并强烈要求“勿登报以避标榜”。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软文为他挣来了三百块稿费。

  著名报人包天笑特别讽刺这种艾罗补脑汁,说这药卖十块,成本只有一块,这一块钱还包括七毛钱广告、两毛钱装修,只有一毛钱的成本。

  当时沪上报业发达,报纸广告最博人眼球的就是药品广告,其中最流行的手法就是保证书和感谢信,很类似现在小报上登载的模仿女子口吻的“感谢XX药,找回了好老公”之类文章。

  在各种药品广告中,补脑药尤其盛行,这种药不仅能耳聪目明,延年益寿,而且能“打败侵略者”。近代中国贫弱,所以健身强国是各阶层最好的精神振奋剂。

  只是,药品广告滥登,反而给外人留下相反的效果。据上海老报人陈伯熙记载,当时就有老外看到沪上医药广告太多,称中国为“病夫国”。

上一篇:恒富数据软件在K线分析为四股K线和九股 下一篇:由现有合作案例来看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